當前位置: 主頁 > 新聞 > 社會 >

都在說“社會人”線;睡前聊一會兒

時間:2019-06-10 23:30來源:未知 作者:admin 我要投稿
睡前聊一會兒,夢中有世界。大家好。受黨報評論君之邀請,今晚我們從社會人聊起。 不知何時開始,社會人火了,不僅成為網絡流行詞,更成為我們日常交流中的常用語。不論是“紋身喊麥社會搖,一日三頓小燒烤”的群體畫像令人忍俊不禁,還是“小豬佩奇身上紋,

  睡前聊一會兒,夢中有世界。大家好。受黨報評論君之邀請,今晚我們從社會人聊起。

  不知何時開始,社會人火了,不僅成為網絡流行詞,更成為我們日常交流中的常用語。不論是“紋身喊麥社會搖,一日三頓小燒烤”的群體畫像令人忍俊不禁,還是“小豬佩奇身上紋,掌聲送給社會人”的調侃戲說加溫熱門IP,或者是微信聊天中那個“社會、社會”的表情包占領收藏夾,“社會人”這個乍聽起來頗具學術感的詞匯,卻有著不那么學術的意味,在讓人“不覺明厲”的同時,產生諸多戲劇性的效果。

  學術討論中,社會人指的是具有自然和社會雙重屬性的完整意義上的人。然而從一個相對于“經濟人”的社會學概念,變成一種流行的網絡用語,“社會人”的背后可謂饒有趣味。有人考證,計劃經濟時代,與單位人相比,那些沒有正統職業的人,被視為游手好閑、尋釁滋事的“社會人”。當“混社會”“社會青年”等概念在歷史中褪去色彩,社會人變成與學生對立的概念,對不諳世事的學生而言,畢業被稱作“走上社會”,是變成社會人的開始。從現實生活的寫照,到一種無厘頭的表達方式,社會人在網絡空間完成第三次進化,深諳各種攻略、段子、套路也好,左右逢源、老于世故也好,社會人在網絡語境中被賦予了更多復雜的內涵。

  內涵幾經變遷,雖然指代對象不同,但仔細體味,其中仍有相承的語義色彩。上穿一件緊身T恤,下著一條緊身小腳褲,明明帶著很濃的“社會氣”,卻因為“符號感”而有讓人一眼看穿的“天真”;顢頇地耍勇斗狠,往往造成畫虎不成反類犬的“江湖翻車現場”,讓不少人捧腹大笑……互聯網上類似這樣的短視頻屢見不鮮,夸張戲謔的方式,多有揶揄的成分,也帶著自嘲、互嘲的特點。

  為什么人們拿“社會人”這個詞來開玩笑,答案或許要從普遍存在的社會心理中尋找。人際交往是每一個人適應紛繁復雜社會的一堂必修課,然而形形色色的套路、各式各樣的花招,無疑增加了交往的成本,讓不少人感到心累。人們常常把讀書人和社會人做對比,不少走上工作崗位的人懷念校園生活的天真爛漫,為什么?就在于我們每一個人對于更加單純、更加簡單的人際關系有著期盼。面對人際交往的焦慮,如何紓解?一些人把這些套路夸張化、戲謔化,從而形成反差效應,或許也能于心累中找到一點平衡,消解部分社會競爭和壓力帶給我們所謂的“成熟負擔”。從這個意義上說,社會人之流行,或許也折射出人們內心對于單純和真誠的回歸。

  當然,如果社會人之說僅僅是一種自嘲和反諷,適度以內倒也無傷大雅,畢竟絕大多數人都能持一個較為公允的評價和較為理性的態度。然而觀察當下網絡空間存在的一些現象,卻不得不讓人警惕。有的以社會人為榮,模仿黑道大哥的做派,宣揚所謂江湖氣;有的為了博取眼球,以低俗表達、夸張表演刻意迎合審丑的灰色心理;還有的打著網絡亞文化的旗號,把崇拜特權、依靠暴力解決問題的做法搬到網絡空間。這些對于有鑒別力的成年人來說,或許可以一笑了之,但對于價值觀尚未成熟的青少年來說,接受太多類似信息難免帶來行為偏差、價值迷失。

  早在上個世紀20年代,美國學者梅奧用一次著名的霍桑工廠實驗提出了“社會人假說”。他發現,我們不僅是要吃喝拉撒的自然人、需要物質激勵的經濟人,更是渴望歸屬感和認同感的社會人。被看到、被肯定、被需要,這是人的天性,也應當是我們討論社會人應該回歸的價值本源。如何更好的實現這一點,厚黑、乖戾并非人間正道,唯有對人以誠相待、對事敬始慎終才能成為真正收獲掌聲的“社會人”。

  這正是:小豬佩奇身上紋,未必就是社會人。擦亮雙眼明是非,原來正道不遠人。
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發表評論
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嚴禁發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動的言論。
評價:
表情:
驗證碼:點擊我更換圖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