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主頁 > 娛樂 > 時尚 >

我們只能就事論事地說

時間:2019-06-16 17:43來源:未知 作者:admin 我要投稿
趙曉剛見到記者前就已經怕媒體了。就在幾天前,這個致力于給社會公眾科普“肺部磨玻璃影”的胸外科醫生,因為一則斷章取義的報道,而被眾多網友誤解。 “都說我寫了‘霧霾’詩,實際上上千字的詩,只有一句提到了霧霾。我不是為了寫霧霾而寫這首詩。”趙曉剛

  趙曉剛見到記者前就已經怕媒體了。就在幾天前,這個致力于給社會公眾科普“肺部磨玻璃影”的胸外科醫生,因為一則斷章取義的報道,而被眾多網友誤解。

  “都說我寫了‘霧霾’詩,實際上上千字的詩,只有一句提到了霧霾。我不是為了寫霧霾而寫這首詩。”趙曉剛的英文詩歌《ILongtobeKing》(中文譯名《我要當老大》)在2017年伊始,登上了美國權威胸外科雜志《CHEST》(SCI收錄期刊),引起轟動。趙曉剛成為該期刊創刊以來迎來的第一位中國籍醫生詩人。《CHEST》期刊的編輯在錄用趙曉剛作品時給出了這樣的評語——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關于肺部疾病的自白詩。

  彼時,中國京津冀地區、中部地區正遭受嚴重的霧霾困擾,學生戴著口罩上學或者干脆在家上課,工作中的人們不得不停掉部分外出任務,困在辦公室里。

  趙曉剛的詩歌,將“肺部磨玻璃影”以擬人形象“我”的形式出現,他寫道:我喜歡呼吸純馥幽香的霧霾,散發著甘甜徐徐入我心。一句線小段中的一段,使得這首登上頂級學術期刊的詩歌,廣泛傳播,并有了新名字“霧霾詩”。

  除擔任上海市肺科醫院胸外科副主任醫師外,趙曉剛還是上海市科技啟明星、《灰飛煙滅》雜志主編,上海市科委科普品牌“達醫曉護”全媒體雜志主編,他甚至還自辦了一個微信公眾號“趙曉剛肺部磨玻璃影家園”。

  “我其實喜歡文科,喜歡讀各種武俠、言情、偵探、科幻類的小說。”年輕時,趙曉剛是一個狂熱的文學少年,他有90%的讀書時間都花在了的課外讀物上。高考時,趙曉剛原本的打算是學文科,因為身為外科大夫的父親堅持,他走上了學醫的道路。工作之余,趙曉剛總愛把一些有趣的人和事記錄下來,為今后可能的創作做準備。

  《我要當老大》早在2015年8月就已經創作完成。趙曉剛主編的肺癌科普圖書《向肺癌宣戰,你贏得了嗎》中,就收錄了《我要當老大》的原文。該文因為用詞生動、擬人到位,被評為當年上海市科普文章一等獎。

  “人類你好,我有一個有趣的名字,中文叫肺部磨玻璃影,英文叫GGO。”開頭即為“肺部磨玻璃影”的一段獨白,“我從小就有個理想:我要爭奪身體的控制權,我要當老大。”

  這樣的文字,令人讀來朗朗上口,且不覺枯燥。“你們在胸部計算機斷層掃描(CT)檢查時發現了我,表現為密度輕度增高的云霧狀淡薄影,樣子與磨砂玻璃一樣,所以叫我GGO。”趙曉剛告訴記者,“肺部磨玻璃影”讀起來拗口,病人對相關知識幾乎一無所知,而他的目的就是想從這個小小的病灶切入,來告訴病患,肺部磨玻璃影是什么、怎么治療、有什么危害。

  一個偶然的機會,趙曉剛了解到,美國的專業期刊除了刊登學術論文外,還會刊登一些醫學人文小故事、詩歌,有時還會刊登表現醫患關系和情感的文章。這種涉及醫學人文的題材,國內學術期刊中幾乎從未有過。趙曉剛于是把《我要當老大》改編成一首英文詩歌,根據詩歌要求重新進行了調整,用詞上也更加唯美、夸張一些。

  這兩天,趙曉剛心情有些低落,同事們也都為這個新晉“網紅”鳴不平。網絡上,因為一家媒體斷章取義的報道,眾多網友誤解,認為這個寫了“霧霾詩”的醫生,現在又反過來說“霧霾與肺癌無非常直接關系”。實際上,趙曉剛從沒下過“肺癌就是由霧霾直接引起”的論斷。

  “我們是醫生,我們只能就事論事地說,吸煙、空氣質量、人體自身免疫等問題都會對肺部疾病產生影響。”上海市肺科醫院胸外科主任姜格寧在接受中國青年報·中青在線記者采訪時說,肺癌在上海,已經“高發”30多年了,致病原因到目前為止,還沒有人能真正解釋清楚。

  《中國腫瘤雜志》2016年第一期刊登的文章《中國惡性腫瘤發病和死亡分析》稱,全國2012年新發惡性腫瘤病例約為358.6萬例,發病率第一位的就是肺癌,每年發病約為37.8萬例。在惡性腫瘤死亡方面,病死率第一位的也是肺癌,每年死亡病例約為56.9萬。

  趙曉剛的詩歌《我要當老大》,正是一種對肺部疾病知識的普及。“我也是從弱小逐漸變得強大,我也是從隱忍逐漸走向狂放,幼時純、淡的身影沒人在意,長大后壯實身軀才引人側目。”詩歌中,肺部磨玻璃影“狂傲”的自白,就是為了引起人們對這種疾病的重視。

  “我想告訴公眾,定期檢查、控制病情的重要性。早期介入治療,對這種疾病的治愈非常有效。”趙曉剛的病人,從9歲到81歲不等,十余年肺部腫瘤治療的經驗告訴他,科普、預防,甚至比醫生直接“動刀子”更重要。

  中國青年報·中青在線記者 王燁捷來源:中國青年報( 2017年01月20日 06 版)

  趙曉剛見到記者前就已經怕媒體了。就在幾天前,這個致力于給社會公眾科普“肺部磨玻璃影”的胸外科醫生,因為一則斷章取義的報道,而被眾多網友誤解。

  “都說我寫了‘霧霾’詩,實際上上千字的詩,只有一句提到了霧霾。我不是為了寫霧霾而寫這首詩。”趙曉剛的英文詩歌《ILongtobeKing》(中文譯名《我要當老大》)在2017年伊始,登上了美國權威胸外科雜志《CHEST》(SCI收錄期刊),引起轟動。趙曉剛成為該期刊創刊以來迎來的第一位中國籍醫生詩人。《CHEST》期刊的編輯在錄用趙曉剛作品時給出了這樣的評語——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關于肺部疾病的自白詩。

  彼時,中國京津冀地區、中部地區正遭受嚴重的霧霾困擾,學生戴著口罩上學或者干脆在家上課,工作中的人們不得不停掉部分外出任務,困在辦公室里。

  趙曉剛的詩歌,將“肺部磨玻璃影”以擬人形象“我”的形式出現,他寫道:我喜歡呼吸純馥幽香的霧霾,散發著甘甜徐徐入我心。一句線小段中的一段,使得這首登上頂級學術期刊的詩歌,廣泛傳播,并有了新名字“霧霾詩”。

  除擔任上海市肺科醫院胸外科副主任醫師外,趙曉剛還是上海市科技啟明星、《灰飛煙滅》雜志主編,上海市科委科普品牌“達醫曉護”全媒體雜志主編,他甚至還自辦了一個微信公眾號“趙曉剛肺部磨玻璃影家園”。

  “我其實喜歡文科,喜歡讀各種武俠、言情、偵探、科幻類的小說。”年輕時,趙曉剛是一個狂熱的文學少年,他有90%的讀書時間都花在了的課外讀物上。高考時,趙曉剛原本的打算是學文科,因為身為外科大夫的父親堅持,他走上了學醫的道路。工作之余,趙曉剛總愛把一些有趣的人和事記錄下來,為今后可能的創作做準備。

  《我要當老大》早在2015年8月就已經創作完成。趙曉剛主編的肺癌科普圖書《向肺癌宣戰,你贏得了嗎》中,就收錄了《我要當老大》的原文。該文因為用詞生動、擬人到位,被評為當年上海市科普文章一等獎。

  “人類你好,我有一個有趣的名字,中文叫肺部磨玻璃影,英文叫GGO。”開頭即為“肺部磨玻璃影”的一段獨白,“我從小就有個理想:我要爭奪身體的控制權,我要當老大。”

  這樣的文字,令人讀來朗朗上口,且不覺枯燥。“你們在胸部計算機斷層掃描(CT)檢查時發現了我,表現為密度輕度增高的云霧狀淡薄影,樣子與磨砂玻璃一樣,所以叫我GGO。”趙曉剛告訴記者,“肺部磨玻璃影”讀起來拗口,病人對相關知識幾乎一無所知,而他的目的就是想從這個小小的病灶切入,來告訴病患,肺部磨玻璃影是什么、怎么治療、有什么危害。

  一個偶然的機會,趙曉剛了解到,美國的專業期刊除了刊登學術論文外,還會刊登一些醫學人文小故事、詩歌,有時還會刊登表現醫患關系和情感的文章。這種涉及醫學人文的題材,國內學術期刊中幾乎從未有過。趙曉剛于是把《我要當老大》改編成一首英文詩歌,根據詩歌要求重新進行了調整,用詞上也更加唯美、夸張一些。

  這兩天,趙曉剛心情有些低落,同事們也都為這個新晉“網紅”鳴不平。網絡上,因為一家媒體斷章取義的報道,眾多網友誤解,認為這個寫了“霧霾詩”的醫生,現在又反過來說“霧霾與肺癌無非常直接關系”。實際上,趙曉剛從沒下過“肺癌就是由霧霾直接引起”的論斷。

  “我們是醫生,我們只能就事論事地說,吸煙、空氣質量、人體自身免疫等問題都會對肺部疾病產生影響。”上海市肺科醫院胸外科主任姜格寧在接受中國青年報·中青在線記者采訪時說,肺癌在上海,已經“高發”30多年了,致病原因到目前為止,還沒有人能真正解釋清楚。

  《中國腫瘤雜志》2016年第一期刊登的文章《中國惡性腫瘤發病和死亡分析》稱,全國2012年新發惡性腫瘤病例約為358.6萬例,發病率第一位的就是肺癌,每年發病約為37.8萬例。在惡性腫瘤死亡方面,病死率第一位的也是肺癌,每年死亡病例約為56.9萬。

  趙曉剛的詩歌《我要當老大》,正是一種對肺部疾病知識的普及。“我也是從弱小逐漸變得強大,我也是從隱忍逐漸走向狂放,幼時純、淡的身影沒人在意,長大后壯實身軀才引人側目。”詩歌中,肺部磨玻璃影“狂傲”的自白,就是為了引起人們對這種疾病的重視。

  “我想告訴公眾,定期檢查、控制病情的重要性。早期介入治療,對這種疾病的治愈非常有效。”趙曉剛的病人,從9歲到81歲不等,十余年肺部腫瘤治療的經驗告訴他,科普、預防,甚至比醫生直接“動刀子”更重要。
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發表評論
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嚴禁發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動的言論。
評價:
表情:
驗證碼:點擊我更換圖片